当前位置:首页 > 加盟连锁 > 加盟连锁酒店 > 正文
文章正文

投资酒店公寓的陷阱|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

加盟连锁 > 加盟连锁酒店 > :投资酒店公寓的陷阱|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是由101商机网(www.101ms.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投资酒店公寓的陷阱|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的正文:

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

中国创业者和投资者的矛盾正愈演愈烈。

先是拉手网创始人吴波被风投逼走,接着是24券CEO杜一楠与投资方发生严重对立,玛萨玛索血泪挣扎,紧跟着是红杉资本被指欺骗创业者。

当然还有李开复联合61家中国公司高管发表公开信,和美国做空研究机构“香橼”的口水大战。迄今不知结论如何,但至少吸引眼球,引起公众关注目标已达到。

他们的身后,是愈发动荡和陷阱重重的中国投资圈。中国众多创业者也开始质问与反思:资本催生的到底是财富还是泡沫,身后的风投到底是推手还是屠夫?

资本悲剧层出不穷

吴波,这位浸淫互联网十余载的拉手网创始人,已悄然消失于江湖日久。

“吴波确实是走了,很久没在公司出现了。哎,这事儿弄的。”9月中旬,面对业界风传的吴波被风投逼走消息,一位拉手网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上述内部人士称,“利润低,扩张快,成本控制不力”,这是资方对吴波管理不满的主要原因。而上市遇挫,最终成为了导火索。资本方最终全面介入拉手网日常管理,吴波职权被架空,脱离CEO职位。

这是一个从被资本牵引,到被资本控制的典型案例:过去两年,在投资者的驱使下,拉手前两年开始步入火箭式的扩张之路,但吴波的管理风格和能力没能从初创小团队的管理惯性中调整过来;而当大环境突变、战略与环境发生矛盾时,投资人又将责任推卸给创始人,收窄创始人的权力边界,破坏了企业的创新基因。

据说,投资人曾给吴波描绘了一幅快速上市的图景。而在拿到投资后,吴波几乎天天要去见VC。但吴波也并未因为来看项目的VC过多而选择性忽视,任何一个VC提出的不经意的小问题,吴波可能都会劳师动众,要求产品部门先改再说。

这里面有吴波的问题,更多的是VC问题。“现在中国电商、团购等公司的后续融资协议,其实主要都是由风投说了算。”24券CEO杜一楠说。

一语成谶。9月下旬,杜一楠和投资方马来西亚集团撕破脸皮——双方你来我往,群发邮件互相指责。杜一楠提出正式解除投资方工作组成员的职位,而投资方代表也宣布停止向24券注资。对24券员工来说,他们不知道该相信创始人兼CEO,还是去相信指责前者私扣200万元的投资方。

这样的闹剧或悲情,在如今的中国互联网市场,正不断涌现。比如玛萨玛索,一个原本男装自有品牌垂直网站,创业4年同比年增长率曾高达300%,在获得了红杉资本千万美元投资后,快速扩张和大力促销,如今陷入被收购、裁员以及资金链断裂的血泪挣扎之中。

“玛萨拿到了红杉的一笔融资后,说实话,这是整个悲剧的开始,我脑子再也不用去想这个品牌要去怎么做了,而是去想网站整体促销活动要去怎么组织,怎么去通过活动拉动新客拉动销售额。”这是前玛萨玛索市场总监韩卉的反思。

“我问过自己多次,如果历史能够重来,我是否还会急着拿红杉那1000万美元。”玛萨玛索创始人孙弘在流泪回复已离职的前市场总监韩卉时说:“已无路可走,只为活下去。”

玛萨玛索截至目前尚未被收购,而传言的收购方苏宁易购,则刚刚宣布以6600万元收购中国最大母婴用品网站红孩子,那是另一个悲情故事——2010年,红孩子的销售额为15亿元 ,2009年,销售额为20亿元。资本进入后,红孩子2011年销售额为15亿元,2012年,以6600万元价格出售走完使命。

资本控制的中国市场

毫无疑问,面对资本,企业创始人与投资者有着一致的趋利性。然而,是什么让两者之间频频爆发矛盾呢?

在创业生态链中,VC这一环节不可或缺。过去这些年,很多VC凭借专业能力和职业操守,赢得了中国创业者的尊重。例如,在互联网领域很多优秀公司的背后,如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有VC的贡献。  

但在加速中国互联网前进步伐同时,也从资本层面全面控制了中国互联网领域。资本介入的领域,从WEB1.0的门户网站、搜索引擎、电子商务到WEB2.0的博客、论坛,到现在的团购、电商以及微博,国内所有的网络模式几无幸免。

据中国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近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中国已开放的产业中,每个产业中,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外资控制;在中国28个主要产业中,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这其中也包括新兴的互联网产业。

《报告》称,无论是微软、Google、雅虎、亚马逊这些互联网产业巨头,还是诸如日本软银、美国IDG、红杉这样的资本巨头,已悉数进入中国觅食。经过10余年的渗透,如今,它们从资本层面控制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各领域。

DDIC提供的《中国外资背景互联网企业榜单》显示,78家极具代表性的互联网企业身后,是清一色的境外资本。如,阿里巴巴背后是日本软银和美国雅虎;慧聪网背后是IDG;当当网背后是华登国际和DCM;与土豆网有瓜葛的境外风投机构则更多,包括IDG、General Catalyst、GGV、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等。

在国外,风投往往被视为创业公司的孵化器,对创业公司的技术创新和改革提供巨大支持。但问题是,在中国,很多风投往往选择“不作为”——来自清科的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共有106家企业获得投资,扩张期和成熟期的82家,占比77.6%。“短平快”(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效益高)成为风投们的共同选择。

以红杉资本为例,作为全球最大的VC,投资了苹果、思科、甲骨文、雅虎、谷歌等全球领先IT和互联网公司,不过2005年设立的红杉资本中国,与红杉美国关注新技术、趋势不同,在快进快出的中国VC投资规则下,红杉中国在资本进入后体现的都体现出规模化发展、快速上市的操作思路。

红杉投资的麦考林就是一个典型案例。麦考林,昔日的中国B2C概念第一股,2010年10月,头顶“网络+店铺+电话邮购”商业模式创新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大涨57%。但两年后,其股价已经徘徊在1美元以下,相较上市首日收盘的17.26美元,股票下跌已95%左右,陷入“退市”危险境地。

麦考林的坠落正来自于红杉等投资者:为了做出一个样子给资本市场看,VC与公司合计起来在短时间内降成本、增肥营收、做漂亮数字,上完市后,公司质地迅速现出原形。

这成了众多创业者梦想破碎、企业悲惨结局的根源。


被异化的中国资本市场

与此同时,在快进快出、博取更多利润的前提下,中国的风投市场在融资过程中就开始异化。

“现在很多投资者都是为了摘果子,很少有人愿意种树。更别提同舟共济了。” 一位风投人士告诉记者,投资者更多关注的是退出和回报,投资安全性是第一要素。同时,中国绝大部分创业者不成熟,一心只想拿到融资,也是异化的根源。

这正是对赌协议频频显现的原因之一——投资人为了保证投资的安全性,往往提出条件苛刻的对赌协议。但对赌等于浮士德和魔鬼做交易。只要赌上了,很多创业者心态就会发生扭曲,做不利于长远发展的短视行为。

而“离岸协议”、“排他协议”、“期权协议”等种种陷阱,也让众多创业者陷入风投精心布下的棋局中。9月底,一位刚跟风投签融资协议的某电商创始人就无奈地称,他和风投签署的协议,不亚于“卖身契”,只有1~2页的框架协议却埋有8~10条“致命陷阱”,200多页的融资协议中更是陷阱多多,勿必要懂英文,更要花大价钱请个有资质的律师逐条排查。

对创业者来说,绝大多数投资条款都很陌生,如果自己不懂,风投不会解释太多,很多风投的口头禅就是:“这个条款是标准的,没什么好谈的。”真的是标准的吗?当然不是。

这位身处电商行业的创始人称,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商业机密被泄露出去,所以在商业计划书首页罗列出保密条款,要求风投签署保密协议,但被直接拒绝。无奈之下,他被迫放弃保密协议。

在接受了不对等条约后,大多数企业随之会拿到一份随之而来的时间表:什么时候烧掉多少钱,打下多少市场份额,挤死多少家对手,什么时候上市,等等。“如果完不成,那企业的股权,就会被迫无偿移交到风投手中。”上述创始人表示,根基不牢的企业被逼高速扩张。根基不牢,高速扩张的结果,往往是资本泡沫支撑下的虚假繁荣。这里面的名单已足够长:京东商城、玛萨玛索、红孩子、拉手网…。。

更有甚者,创始人与风险投资联手,商业道德底线沦丧,铸成大祸。此外,有不少投资人有这种观念:不管投多少股份,我投给你钱,就是你的再生父母,没有我的钱就没有你的未来。“这种投资人我觉得是最可怕的,非常深度干涉企业运营。”聚美优品CEO陈欧说。

死亡游戏背后的黑手

虚假繁荣、膨胀后上市圈钱,就是最终手段吗?对于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某些VC来说,这仅仅是第一步。

在风险投资机构精心布置的棋局中,“短命首富”昙花一现跌下马来案例层出不穷——哪怕一家上市公司没几天就被卖掉,也不过是投行和机构投资人之间的玩具而已。

8月21日,北京中关村普天大厦。古永锵和王微合力扯下了那块红布帘,露出了蓝色的“优酷土豆股东大会批准合并”背景板。这意味着,今年3月的优酷并购土豆案尘埃落定,而土豆网即将从纳斯达克摘牌退市。

有趣的是,古永锵仍然穿着一件代表土豆网的橙色T恤,王微也依然是那件代表优酷的蓝色衬衫。不过对王微来说,亲手将一手创办的企业埋葬,并送入竞争对手的怀抱,内心是否真如表面那样平静?

实际上,这场合并案并非表面那么简单。一位投资人士告诉记者,这场合并案是躲在他们背后的资本大鳄们的暗盘交易而已。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土豆高管也透露,这场交易一直都是被几位投资人操纵。就在合并的前夕,土豆网创始人王微还对这个决定不知情,“王微得知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当场震惊的久久不能言语。”

王微的身不由己可以从公司的股权结构看出:合并前,王微在土豆中持股比例为8.6%,投票权只有25.4%,而IDG中国、纪源资本等风投持股比例和话语权要比他高得多。

记者调查发现,包办这次“大婚”的幕后推手,是土豆背后的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IDG合伙人章苏阳和优酷网最早的投资人李世默。一位纪源资本内部熟悉符绩勋的人士透露,此次合并让两家资本赚足赚得盆满钵满。合并前,纪源资本持有股价为4229.2万美元,合并后仅账面就获利7459.3万美元;IDG持有股价为4011.2万美元,合并后账面获利为7074.8万美元。

黄枪调查发现,目前表面上风光无限的世纪佳缘也陷入危险之中。2010年,世纪佳缘大股东、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创始人钱永强曾请来前空中网副总裁方清源出任世纪佳缘首席运营官,龚海燕很大程度上被架空。后来,在员工和其他股东支持下,创始人龚海燕才重新控制公司。但到了2012年3月,世纪佳缘又任命前空中网副总裁吴琳光与龚海燕共同担任联席CEO。了解钱永强风格的投资人分析,这意味着龚海燕的权力受到削弱,存在再度被架空的可能。

或许,对于那些互联网企业而言,美国最大升学网站ZINCH创始人mick HAGEN的《当投资者不拿创业者当回事》实属金玉良言,在文章中,他语重心长地说:对那么多投资者而言,我们不过是他们众多交易中的沧海一粟,不过是牌桌上的小小筹码。如果你是创业者,别接受那些不当你会回事的投资者的资金。你不是供他们玩耍的工具。”

看过《投资酒店公寓的陷阱|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的人还看了以下文章

投资酒店公寓的陷阱|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由101商机网(www.101ms.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101ms.com/jiamengliansuo/jiudian/134088.html

投资酒店公寓的陷阱|中国投资圈陷阱重重:谁是操纵死亡游戏的黑手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101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01商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