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防骗 > 防骗知识 > 正文
文章正文

【解密】揭秘99.5亿元惊天骗局:持续10年跨16省骗23万人

创业防骗 > 防骗知识 > :【解密】揭秘99.5亿元惊天骗局:持续10年跨16省骗23万人是由101商机网(www.101ms.com)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解密】揭秘99.5亿元惊天骗局:持续10年跨16省骗23万人的正文:

  1919年,意大利人查尔斯·庞兹在美国波士顿策划了一个阴谋,他诱骗群众向一个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并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获得40%的利润回报。其后庞兹将新吸收到的投资款,作为利润支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营造确有丰厚回报的假象。如此拆东墙、补西墙,诱使更多的人上当投资,他成功在七个月内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这场阴谋持续了一年,之后破产,庞兹为此被判刑。

  “庞氏骗局”后来成为一个专有名词,意指类似用后来“投资者”的钱,给前面“投资者”以回报进行诈骗的方式。

  近十年来,集资诈骗案在我国不断见诸报端。涉案金额从最初的数百万元、上千万元,直至如今以亿元为单位计算。涉案金额、受骗人数,就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就在本报发稿时,街头那些以免费体检为名,专门针对老人的疑似诈骗活动仍不鲜见。

  司法机关分析称,民间融资渠道不畅通不规范,民间资本保值压力增大,让这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的集资诈骗活动屡屡得逞。以老年人为主要对象的受害群体,动辄搭进毕生积蓄血本无归,社会影响巨大。

  2014年5月初,以吉林男子蒋洪伟为首的广东邦家租赁公司(以下简称“邦家公司”)涉嫌集资诈骗一案在广州中院开庭。99 .5亿元的涉案金额,跨16省市约23万人次受害的数据,被检察机关认为,刷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涉金融犯罪活动的纪录。

  检方指控,蒋洪伟等人的集资诈骗活动从2002年左右开始,一直到2012年4月份才被查处,持续时间长达10年之久。邦家公司在后4年之内,于全国建立了8 0多家分公司和子公司,诈骗机构像病毒般在全国复制蔓延。

  为何这么多老人会前仆后继地上当?蒋洪伟和他的团队用怎样的手段骗得老人们的信任?持续10多天的庭审,一点点揭开了这一特大集资诈骗案的冰山一角。

  神到恶魔

  当现年40多岁的蒋洪伟坐在被告席上受审时,他身后不足十米的旁听席上,来自全国16个省市的上百名退休老人脸上表情复杂。

  两年前,蒋洪伟在他们眼中还是神一样的人物。在全国拥有80多家分公司,身家过亿,年轻有为,个人魅力十足。他还自我宣传是佛门某长老的“入室弟子”,虔诚礼佛。这些元素让一众老年人们更加坚信,把“棺材本”投到蒋老板的公司,会前景无限。

  不过,当2012年5月15日蒋洪伟突然被公安机关带走,全国各地的邦家公司纷纷被查封,老人们终于如梦初醒,他们和蒋老板之间玩得甚欢的这场短期投资可获高额利润的游戏,已经彻底崩盘。

  眼看着毕生积蓄将血本无归,老人们现在对这位蒋老板恨得咬牙切齿。以至于蒋洪伟在法庭上稍有推脱辩解,都有可能招来旁听席上骂声一片。主审法官也不得不多次敲响法槌维持秩序。

  吸金萌芽

  蒋洪伟从何时开始想玩这个资本游戏,把目标盯在了退休老人身上暂时无从考证。从司法机关对他的指控可以看出,其涉嫌集资诈骗犯罪的萌芽始于2002年。

  那一年,蒋洪伟还只是一名小老板,他联合一名姓刘的股东,以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在广州成立了一家叫“绿色世纪”的公司,主营保健品零售、批发业务。在这家公司中,蒋洪伟个人出资达到990万,出资比例高达99%。

  绿色世纪公司主推当时时兴的会员制消费模式,“这是为了方便给客人以价格优惠”。蒋洪伟称,会员卡的价格从800元至3万元不等。会员的吸纳工作,主要由公司市场和业务部门进行。

  彼时,保健品行业比较流行,蒋洪伟称尚有利可图。绿色世纪公司后来在全国一共开了40多家直营店,加盟店和其它类型的合作小店达到200多家,经营利润可以达到60%至70%。

  至2004年至2005年前后,绿色世纪公司的业务已颇具规模,旗下会员不少。蒋洪伟推出了一项新业务,即利用大量老年人会员资源,许诺以高于银行数倍的利息吸纳客户进行投资。

  还本付息的吸金方案很快运转起来,公司大肆招揽业务人员,让他们走上街头派发传单,或以免费体检、健康讲座为名,重点向中老年人发起进攻。

  健康访问

  男子罗礼俊从2003年开始进入绿色世纪公司工作,当时主要负责做市场调查,“每名员工拿着健康调查表,在大街上向中老年人做健康访问”。

  2004年9月,女子周颖愉通过广州某报的招聘信息进入绿色世纪公司工作,从一名普通员工做到主管一职。刚进去时她所在的荔湾店很少人会说白话,周颖愉就负责客户接待,用白话向老年人介绍公司的发展情况,以吸引老年人成为会员并投资。“按照公司的安排,一般要向客户宣传公司的经营实力,将来要开多少家分店,还将上市等情况。”

  受害老人张先生回忆,后来由于保健品市场竞争激烈,蒋洪伟的公司开始转型开发新项目吸引投资。

  1万元利息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08年9月广东邦家租赁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7000万元人民币,股东为蒋洪伟和康城集团有限公司。其中蒋洪伟个人出资比例达到了75%。

  蒋洪伟称,邦家公司成立后,原广东绿色世纪公司的会员,大部分被转入邦家成为会员。邦家公司主营租赁业务,内容包括汽车、家私、数码产品、儿童用品。2009年之后,邦家租赁业务开始涉足大型设备、医疗器械等。

  检方披露,邦家公司为了展示实力,吸引老年人投资,甚至号称购置了游艇、直升飞机、豪华汽车等产品,向外提供租赁服务。一时间,租赁业务被蒋洪伟包装成一个朝阳产业,宣称投资前景广阔。

  实际上,蒋洪伟以邦家租赁业务为掩护,继续向吸纳进来的会员承诺以6%至30%不等的高额利息,诱使老年人向邦家投资。

  高额年息的吸引下,大批手中积攒了退休金的老人,相继成为邦家的会员并与邦家公司签订投资协议。老人们少则投入二三十万元,多则投入上百万元。邦家公司得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大批资金的涌入,继而在天河、海珠、越秀、番禺等区迅速开设了分店。

  受害老人张伯2008年以免费参观的方式被组织前往邦家公司海珠区南洲路店体验,看到该店一层停放着大量豪华汽车,二层摆放着大批健身器材和家用电器,他对租赁这个行业产生了投资兴趣。

  “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介绍,我当时也觉得这种租赁方式挺新颖的,应该很有市场前景。”张伯称,他最终加入邦家公司并投入了第一笔10万元的本金。

  “每个季度能拿到1万多元利息,比放在银行要赚得多多了。”张伯在收到第一期利息后,禁不住又不断追加本金,直到2012年案发前,他投在邦家公司的钱合计已超过100万元。公司崩盘后,血本无归。

  官员站台

  蒋洪伟供认,邦家公司的集资业务,主要通过政府企业推广、会展活动推广、文件推广等三种方式来实现。

  多名受害老人称,他们之所以相信邦家公司并敢于投入大笔资金,主要是因为邦家公司的许多新店开张、活动宣传,都有不少政府官员出席剪彩甚至站台讲话。

  受害人提供的多套宣传册上,蒋洪伟曾出席各种租赁行业峰会,与地方政府,甚至中央一些研究机构知名官员的合影比比皆是,这让老人们对蒋洪伟的能量深信不疑。

  滚雪球的账面

  同时,蒋洪伟对会员制集资模式进行了丰富扩充。例如,邦家公司按照投资者所投入金额的高低,将会员分成不同等级。

  “投资额度越高,承诺返回利息的比例越高。”受害人张伯等人称,一旦老人们尝到一点甜头认为有利可图,就会忍不住加大本金的投入,以期获得更高的利息回报。

  受害人张伯等人称,邦家公司成立的前几年,确实兑现了高息回报的承诺,投资邦家有利可图的消息不断在新老会员之间传播。“很多已经成为会员的老人,往往在合同到期后不拿利息,将本金和利息又全部投进去。”张伯称,这种方式被称之为“转单”。

  “账面上的收入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张伯称,观望中的老人则在这种氛围中,前仆后继地被吸收成为新会员。

  邦家公司的集资模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资金不断涌入,蒋洪伟决定将该业务在全国范围内铺开。

  病毒式扩张

  2008年至2012年4年间,邦家模式像病毒一样被疯狂复制、传播。

  司法机关统计,邦家公司除了在广州、深圳等省内城市迅速扩张外,直营分店、子公司业务还迅速在全国16个省、直辖市铺开,全国范围内一共成立了64家分公司和24家子公司。分公司和子公司涉足山东、江浙、重庆等多地。

  受害人张伯描述,蒋洪伟经常坐飞机在全国各地到处飞,“每一家分店开张,他都会亲自去剪彩”。蒋洪伟称,为了掌控管理全国这80多家分店和子公司,他在广州总部设立了人力、财务、市场、物流、信息等8大中心,以统筹监管全国各地分公司的业务。

  广州总部负责向各地新开张的分店指派一名店长、一名市场总监,各地新开张的分店和子公司,其他工作人员再由上述高管到当地自行招聘。

  情妇的权力

  蒋洪伟已有妻室,但在法庭上他却大方地承认了与另一名女性被告人张岩存在着“特殊关系”。张岩是邦家公司的财务总监,直接听命于蒋洪伟。据多名受害人称,张岩是蒋洪伟的情人,并为蒋洪伟生下了一个儿子。

  检方证实,张岩的确因为生育小孩而一度离开过公司,相关财务工作由其女助手吴逢笑代理。

  张岩一开始只是邦家公司海珠分店市场部一名财务人员,被蒋洪伟重视后入主总部掌管财务大权。张岩供认,蒋洪伟的很多转账支付业务,都是由她具体完成。

  总部财务规定,全国各地分公司的客户投资款、会员合同等,都必须在短时间内上缴至广州总部保管,最短半天,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分公司大笔资金的借入或支出,都必须要报总部批准。各地分公司只有处理临时财务款项的权限。

  检方透露,2012年5月15日邦家公司被查处后,公安机关从邦家公司广州总部的仓库内找到几百箱账簿。

  800万提成

  蒋洪伟能够掌管一个在全国拥有80多家分公司和子公司的民营企业,其管理能力不得不令人惊叹。

  但证据显示,蒋洪伟之所以能够成功扩张和掌控全国业务,并非是由于邦家租赁业务存在着多好的市场前景,让员工死心塌地卖命。检方认为,蒋洪伟所依靠的是不断将老人们的投资款,大肆用于公司员工的业绩提成和奖金发放。

  据邦家案全国受害人维权协会提供的一张公司员工提成表显示,邦家公司的店面人员工资一般只在900元至180 0元左右;财务人员基本工资在2000元至3000元左右。但在业绩提成上,负责在街头或上门吸收客户投资的一线员工,提成比例高达4%;主管提成为2%;经理提成为2.5%。

  受害人张伯等人分析,这一倒置的业务提成比例,让一线业务员每成功劝说一名老人投资,拿到的提成款要比其上级还要高。不过其上级主管都在下属的每一单业务中抽成,在总量上也不菲。“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业务员肯为公司卖命拉单的原因。”张伯称。

  检方披露,邦家公司的高管中,通过非法集资手段获得的提成,最低有二三十万元,最高的提成达到800多万元。

  江苏一家分店的高管范秀忠在受审时,被指控3年入账达100万元。

  范秀忠在2009年被蒋洪伟任命为总经理助理,后来到江苏筹建分店开业,掌管着江苏12家分公司的业务,统计显示在江苏销售的会员卡吸金业务达3000多万元。范秀忠当庭表示不愿意退赃,他称这100万元提成是他的工资。检察官当庭驳斥,“公司的租赁业务连年亏损,你凭什么可以三年拿100万?”检方认为,邦家公司高管、业务员们层层瓜分的所谓提成,其实都是老人们的投资款。

  5亿亏损

  检察官称,之所以指控蒋洪伟等人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是因为邦家公司向投资者们承诺的高额利息回报,根本就无法通过正常盈利来兑现。

  司法审计结果显示,邦家公司的租赁业务连续多年亏损,至案发时亏损数字已经高达5亿元。

  如此不堪的经营业绩,拿什么来向投资者们返还那么高的利息?检方直指蒋洪伟等人并未将心思花在租赁业务上,而是依靠吸收来的投资款不断扩张,开设新店吸纳更多的人来投资,将盘子做大,用新加入者的投资款,返还给前面投资者当利息。“不断挖东墙补西墙,造成有高额回报的假象。”

  除了绿色世纪、邦家公司外,蒋洪伟还利用2002年就成立的广东兆晋公司,在后期开拓了新的业务———“邦家养老”项目。检方披露,兆晋公司花了6100万元在北京青龙湖购买了一些四合院;花了2700万元在江西投资建立了波尔山庄;在广州南沙拿地400亩号称要打造“七彩城”。但开发这些项目,其实是为了吸引老人继续向邦家公司投资。蒋洪伟也承认,上述项目一直未正式运营,有些项目地址仍是杂草丛生。

  游戏轮盘

  “神”一样的人物

  两年前,蒋洪伟在他们眼中还是神一样的人物。在全国拥有8 0多家分公司,身家过亿,年轻有为,个人魅力十足。不过,当2012年5月15日蒋洪伟突然被带走,全国各地的公司纷纷被查封,老人们终于如梦初醒,他们和蒋老板之间玩得甚欢的这场投资游戏,已经彻底崩盘。

  变态利息

  张伯称,他最终加入邦家公司,并投入了第一笔10万元的本金。每个季度能拿到1万多元利息,比放在银行要赚得多多了。

  官员站台

  多名受害老人称,他们之所以相信邦家公司并敢于投入大笔资金,主要是因为邦家公司的许多新店开张,都有不少政府官员出席剪彩甚至站台讲话。

  高额提成

  范秀忠在20 0 9年被蒋洪伟任命为总经理助理,他当庭称,100万元提成是他的工资。检察官驳斥,“公司的租赁业务连年亏损,你凭什么可以三年拿100万?”检方认为,邦家公司高管、业务员们层层瓜分的所谓提成,其实都是老人们的投资款。

  残酷真相

  蒋洪伟也承认,很多项目一直未正式运营,有些项目地址仍是杂草丛生。


  99.5亿惊天诈骗之资金链断裂

  连年亏损,但蒋洪伟的邦家公司靠着不断扩大会员规模吸纳新的投资款,将高额返息的假象撑到了2011年。但由于各地分公司高管出现了私自截留客户投资款,加上部分老人合同到期要求提前撤回本金等原因,邦家公司资金危机爆发,挖东墙补西墙的游戏终于玩不下去了。

  分公司员工发不出工资,部分高管与蒋洪伟发生内斗……崩盘之前的2011年年底,蒋洪伟在江西省波尔山庄召开全国分店负责人大会,警告截留款项的分公司高管限期上缴资金,否则会将他们告上法庭。数月之后,因全国各地被骗老人纷纷报警,蒋洪伟等一众高管被抓,邦家公司在各地亦被查封。

  有病的账本

  检方称,女子吴逢笑,2008年4月进入邦家公司,起初,她在分公司担任财务,后来转入广州总部,成为财务总监张岩的助理。据她交代,邦家公司吸收的会员投资款,一部分进入了公司账户,一部分则直接流进了蒋洪伟个人名下的账户。

  “蒋洪伟个人名下的钱和公司的钱是没有区分开的。”吴逢笑在法庭上坦承。吴逢笑称,她一方面听命于财务总监张岩,同时也听命于老板蒋洪伟。2011年时,蒋洪伟发现各地分公司存在财务造假的情况,遂让她下到外省分店去查账。

  “发现了一些问题,账目对不上,而且很普遍。”吴逢笑称,她向蒋洪伟汇报称南京等分店账册造假,可能存在分店工作人员截留资金的情况,但蒋洪伟一开始对这些情况不了了之。

  高层内斗

  蒋洪伟在法庭上称,之所以目前存在22亿元的资金未能发还投资者,与案发前分公司部分资金没有及时上缴,以及存在资金流失等情况有关。另外有受害人声称,2012年蒋洪伟被抓后,全国各地多家分公司发生财物被哄抢的情形,另有部分高管卷款潜逃。

  蒋洪伟承认,被抓前,他曾针对部分分公司负责人侵占公司资金的状况,在江西的波尔山庄召开分公司大会,要求审计财务流失情况。

  对此邦家集资诈骗案全国维权协调委员会的负责人张伯称,蒋洪伟一案之所以东窗事发,与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进行集资诈骗的本质有着必然联系的同时,非法获利巨大导致公司内部产生争斗,也是一个重要的导火索。

  据张伯了解,2011年下半年,蒋洪伟通过财务总监张岩、总监助理吴逢笑到全国多个市场部查账发现存在资金被截留的问题后,于案发前专门在江西波尔山庄召开了一次高管大会。全国各地的店长、总监级别的人物共300多人都参加了此次会议。蒋洪伟在会上发出最后通牒,让各地将截留的资金限期上缴,否则会将相关负责人“送上法庭”。

  老人撤资

  分公司部分资金被截留的同时,蒋洪伟称在2011年,很多客户要申请提前撤出本金,这更加剧了公司资金的紧张。“有很多客户年龄大了,之前考虑过有一部分是可以提前撤出的,但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撤,就没有那么多资金返还了。”蒋洪伟称,资金高度紧张导致原先承诺给客户的高额利息无法兑现。

  据多名受害人证实,邦家公司利息返还出现问题,的确是出现在2011年年底。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12年5月15日邦家公司正式被警方查封之前。

  据邦家公司番禺分店执行经理陈绍娥讲述,2011年12月到期后很多客户利息没发,本金还不了,她带着部分客户去公司总部找蒋洪伟追讨。“那时候我们员工的工资也被拖欠了近半年了。”陈绍娥的说法得到了其他门店负责人的证实,邦家公司为了支付员工工资,一度以向顾客发放的会员卡进行折抵。

  前高管举报

  在法庭审理的质证阶段,检察机关出具了多份证人证言,以指证邦家公司以租赁业务为掩护,行集资诈骗的事实,其中包括邦家公司山东一家分店的前高管徐某。

  据邦家集资诈骗案全国维权组织核心成员张伯讲述,证人徐某曾是邦家济南一家分店的总监,早年离开了邦家公司。邦家集资模式在2011年遭遇危机后,徐某找到蒋洪伟谈判,希望蒋洪伟将公司管理权交给他以进行重组,或可让邦家公司避免覆灭命运。但双方没有谈成。

  张伯称,在2012年4月份左右,徐某转而向司法机关举报邦家公司涉嫌集资诈骗的犯罪行为,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他曾经是邦家的高管,对公司内部运作模式十分熟悉。”张伯称,徐某向广东省的司法机关、信访机关提供了一系列举报材料,并在网上发出了公开信。

  作为受害人的张伯对前高管徐某的印象是,“他也是为了争夺邦家管理权,跟蒋洪伟叫板不成功才走上举报之路的,可以说是案件被重视和查处的导火索”。

  “5·15行动”

  司法机关披露,2012年1至4月份,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接到大量老人针对邦家公司的报警,广州地区也出现集中报警记录。2012年5月15日,广州警方对邦家公司位于珠江新城的总部,以及天河、荔湾、番禺多家分店进行了查处,蒋洪伟等多人被抓获归案。受害人将这一次集中查处行动描述为“5·15行动”。

  该案数据庞大,案件复杂,要100%反映案件的事实,把整个证据一丝不差地反映出来,“谁都做不到,我们只要做到法律上的真实就可以了”。

  ——— 公诉人

  “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在同一个地方见到你熟悉的人”。

  ———蒋洪伟称不能将账算在他头上,公诉人如是表示

  钱去哪里了

  如何算出99.5亿元

  在本案庭审的最后阶段,来自广州市检察院的公诉人透露,邦家集资诈骗案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金额最大、地域最广的金融诈骗案,该案数据庞大,案件复杂,要100%反映案件的事实,把整个证据一丝不差地反映出来,“谁都做不到,我们只要做到法律上的真实就可以了”。

  对于蒋洪伟只认集资了50亿元,而司法机关却统计出99.5亿元的差别,公诉人表示,邦家公司许多账目都没有入账,目前的数据是司法机关从证据角度出发,进行的就低认定。

  40亿元尚未追回

  司法机关统计,蒋洪伟的三家公司,从2002年至2012年,共涉嫌非法集资达99.5亿元。此前受害人维权协会从广东省相关部门得到的反馈是,全国尚有约40亿元资金没有追回。蒋洪伟在法庭辩称,案发前公司统计应该返还客户的本金不到22亿元。

  检方表示,邦家公司将大量集资款用于员工奖金和业绩提成,部分用于支付老人们的本金和利息。蒋洪伟个人挥霍了2288多万元人民币、美元23万余元、欧元2.9万余元、其它币种若干。另有部分集资款项去向不明,蒋洪伟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社会公众集资款的责任。

  受害人维权组织核心人士张伯透露,他们从办案机关获得反馈,蒋洪伟落网后,一直对资金流向不配合交代,导致前期审计出现困难。但办案机关后来从财务总监助理吴逢笑等人身上取得了突破,后者交代了邦家公司存在电子财务软件等事实。

  财务数据打印了几天几夜

  检方透露,办案机关后来找到存储有邦家公司财务记录的4个大型服务器,并通过软件工程师对服务器数据进行了恢复。张伯称检方从而得到了邦家公司多年来较为全面的财务记录,为第二期司法审计打开了突破口。

  张伯描述,办案机关对恢复的财务数据,打印了几天几夜才完成。财务总监助理吴逢笑因此被检方认定有立功表现。

  检方称,在本案审理期间,第三拨的司法审计工作仍在紧张进行。张伯获悉,第三拨司法审计,主要是查清每笔款项的流向问题。

  蒋洪伟在法庭上认为还有很多公司高管没被抓获,不能将账算在他一个人头上。公诉人表示,“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在同一个地方见到你熟悉的人”。意指侦查机关正大力抓捕在逃人员。

  据悉,因邦家公司不少前高管负案在逃,目前受审的27人只是其中一部分。另外,深圳、佛山等地也已分别对邦家公司在当地涉嫌犯罪的公司高管提起了公诉。


  99.5亿惊天诈骗之金字塔底层   

  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钱的退休老人们,为了投资搭进了数十万、上百万“棺材本”。邦家公司崩盘后,万千老人收不回本金和利息。有的老人不敢将实情告诉子女,靠着退休金惶恐度日;有的病患老人遭遇打击撒手人寰,至死没等到本金被追回。

  这个旧到不能再旧的骗局,为何十年来会屡屡得逞?为何受骗的永远是老人?一次次的诈骗轮回中,涉案金额、受骗人数,就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就在本报发稿时,街头那些以免费体检为名,专门针对老人的疑似诈骗活动仍不鲜见。

  ●黄姨70岁 知识分子 投入100多万元

  “棺材本”被骗 不敢告诉子女

  旁听席上,已年届70岁的黄姨满头银发,她不时低头用纸笔记录着庭审的内容,任凭老花镜在鼻梁滑落。

  黄姨退休前是广州某研究所的职工,知识分子,退休后小有一笔积蓄。旁听席上坐在她周围的老人中,也不乏退休公务员、老师、事业单位职工。“被骗的都是有点存款的人。”

  黄姨说她先生从2002年开始就知道绿色世纪公司,但一直都没有投资。至2006年时,“经过那么多年考察,觉得这家公司还是不错的”,黄姨在邦家的天河店试探性投入了本金10万元。

  最早认识蒋洪伟的公司,是在大街上。“那些业务员给你做免费健康检查啊,聊天啊”,黄姨说,后来对方登记了她的手机号码,就经常组织免费活动。“他们有保健医生,告诉我要吃什么保健品,要定期做哪些检查。”黄姨觉得总是待在家里也很闷,不如出来多参加对方组织的跳舞、做花等娱乐活动。“老年人没什么去处,就喜欢热热闹闹的。”

  正式投资并成为邦家公司的会员后,黄姨由于口才好,被邦家公司组织前往全国多个地区参加宣传、新店开业等活动。北京、马来西亚,“我去哪里参观了,回来就可以跟别的老人讲”。她看到邦家公司声势浩大,往往都能请动政府官员站台,就相信了公司确实有实力。

  此后,黄姨追加了投资本金,至2012年案发前,连本金加利息一共投入了100多万元。“每次合同到期时,他们又推出一个新项目。利息更高,很有吸引力。”“像我们老人,到哪里一个月挣这么多利息啊?”

  黄姨甚至将放在单位的股份也撤出来,投进了邦家公司。岂料至2011年年底时,公司突然告知利息发不出来,要等上面批准。再拖了几个月后,得到蒋洪伟被抓、公司被查封的消息,连本带利全追不回来了。

  “我是很相信人的,从没去考究过公司到底赚不赚钱。那时候,我们都觉得当一个邦家的人是很荣幸的。”黄姨说,投资血本无归的事,她根本不敢让儿女知道,“知道了好惨”。

  以前蒋洪伟在黄姨等老人眼中,都是神一样的人物。“很有能力,拿了那么多奖,公司还出了一套邮票。”黄姨称,蒋洪伟还宣传自己信佛,是佛门某长老的第七个关门弟子,“他说要聚天下之财,然后把这些财都还给我们”。黄姨说蒋洪伟的说辞蒙蔽了不少信佛的老年人。

  黄姨说他们这些老人并非外界想象中那么容易上当,“只是骗子太高超了”。加上蒋洪伟屡屡能请动政府官员出席邦家公司的各种活动,宣传造势,给老年人营造了一个巨大的假象。“现在看觉得他很坏,拿我们的钱去过腐化的生活。”

  多年积蓄一朝血本无归,黄姨坦承遭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只能乐观点,希望身体健康才好,要是遇到什么大病,都不知道怎么办。”黄姨觉得被骗走的钱能追回来的希望渺茫,“只能等法庭判决结果,大家都有我就有,大家没有我也没有”。

  ●李姨60岁左右 退休老人 卷进去100多万元

  刚开始很警惕 后来像吃鸦片

  另一名受害老人李姨于2005年前后被发展成为绿色世纪公司的会员。“他们的店就在我家附近,上下班都会经过。”李姨称,对方一开始发传单宣传免费检查身体,她都很警惕。后来看到许多人去免费体检,她也进去试了一把。

  后来公司高管王明权找她谈话,“当时就像吃了鸦片一样,觉得他讲得太好了”。李姨不顾老公反对,投进了第一笔10万元的本金。在收到利息后,李姨卖掉了一套房子,把钱再投了进去。利息从16%、18%、20%一路上涨,李姨说她完全进入了绿色世纪公司设下的高额返息陷阱中,直到邦家公司被查前,她还在追加投资。

  “那时候觉得多风光啊,现在本金追不回来,想死的心都有了。”李姨称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彻夜难眠,任何人打电话她都不接。一听到“邦家”等字眼就受不了。李姨也曾跟着邦家公司到外地去参加过活动,当别的老人问她投资情况如何时,她总是说“确实有得赚,每个季度都有分红”。

  “现在回头想想,他们的宣传都是雕虫小技,是在骗我。”接受采访时,李姨一度情绪激动泣不成声,她说被卷进去100多万,房贷还不起只好卖掉另外一套房。好在家人比较谅解她,丈夫、儿子都劝她“从头开始”。

  ●孙伯 66岁 退休公务员 投入近300万元

  不断怀疑过 不断被派“定心丸”

  家住越秀区的孙伯今年已经66岁了。退休前他是一名公务员。他称自己有近300万本金和利息搭进了邦家公司,追还遥遥无期。那其中包括要给女儿买房的钱,以及帮远房亲戚投入的本金。

  孙伯最初也是通过街头宣传认识了蒋洪伟的公司,后被发展成会员。通过一系列免费的郊游、吃饭、观看文艺演出、保健讲座,蒋洪伟公司的一名经理终于找到他,聊起了投资的事情。“让我加盟投资,说有6%的利息。”孙伯称自己刚开始半信半疑,后来还是被忽悠了进去。

  第一笔投资收回了本息,孙伯在劝说下又重新将资金投到别的项目上,“钱不仅一分没拿出来,一般还要往里加,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孙伯称他也不断怀疑过,但每次公司又会重新给他信心。

  据悉,2006年广东省公安机关曾发文清查绿色世纪公司的非法集资问题,但蒋洪伟总能找到办法化解。“他召开大会,鼓舞大家士气。会上,他讲公司发展前景怎么光明,说还要上市等。”孙伯称,邦家公司遇到困难时,还曾在北京开过新闻发布会,中央级媒体也曾报道邦家破解行业困局的新闻。

  直至2012年5月蒋洪伟被抓,包括孙伯在内的大多数债权人并不认为自己受骗了。“当时不服气,大家都一致保蒋洪伟。我们觉得只要放他出来,钱就有希望还回来。”孙伯称,直到现在还有许多受骗老人不认为被蒋洪伟骗了。

  据多名受害者提供的材料证实,邦家公司涉嫌集资诈骗案案发后,部分老人没能等到追还投资款,就病发身亡。

  那时候,我们都觉得当一个邦家的人是很荣幸的……现在看觉得他很坏,拿我们的钱去过腐化的生活。

  只能乐观点,希望身体健康才好,要是遇到什么大病,都不知道怎么办。

  ——— 黄姨

  那时候觉得多风光啊,现在本金追不回来,想死的心都有了。

  ——— 李姨

  蒋洪伟被抓时,大家都一致保他。我们觉得只要放他出来,钱就有希望还回来。

  ——— 孙伯

看过《【解密】揭秘99.5亿元惊天骗局:持续10年跨16省骗23万人》的人还看了以下文章

【解密】揭秘99.5亿元惊天骗局:持续10年跨16省骗23万人由101商机网(www.101ms.com)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101ms.com/chuangyefangpian/fangpianzhishi/139965.html

【解密】揭秘99.5亿元惊天骗局:持续10年跨16省骗23万人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101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01商机网 版权所有